站内搜索
 
 
期待的力量
作者:田一可    发布于:2016-10-09 02:46:05    文字:【】【】【

你走了,

我来送行,

你的路是我的目光铺成。

想你时,

我就站在这里遥望。

只要你回头看一下,

夜里我会做个好梦。

我们每个人都活在别人期待的目光当中。有父母之于子女的期待,有老师之于学生的期待,有敌人之于对手的期待。有人期待你的成长,有人期待你的成功,有人期待你失败,有人期待你名扬天下,有人期待你遗臭万年。

同样的,活在别人期待目光当中的我们又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期待。

这个世界会好吗?

北京大学教授梁漱溟先生的父亲梁济先生在他六十岁生日的前三天带着这个问题投了北京的净业湖。一个多么严肃又沉重的问题!不是深深的失望,怎么会以死来做答? “这个世界会好吗?” 梁济先生离开家门前问当时二十五岁的梁漱溟先生就是这句话,这句话一直影响了梁漱溟先生一生。

1917年10月,梁漱溟先生也曾因对时局的失望自杀了两次未遂,后来决议到南岳衡山出家,自北京去长沙途中,见军阀混战,民不聊生,慈悲心升起,决议不再出家,遂写就《吾曹不出如苍生何》长文,并印册分送。梁先生每见民生困厄,遂“投袂而起,誓为天下生灵拔济此厄”。有鉴于此,梁先生呼吁民众自水深火热中奋起:余以为若不办,安得有办法。若要办即刻有办法。今但决于大家之办不办,大家之中自吾曹始,吾曹之中必自我始。个个之人各有其我,
即必各自其我始。我今不为,而望谁为之乎?嗟乎!吾曹不出如苍生何?当年我读到“吾曹不出如苍生何?”八个字的时候,泪流满面。

大师如此,我们每个人亦是如此。

智广是我的学生,1994年跟我在河北泊头师范学习书法。他是我在师范教书以来辅导的学生中最有灵性同时又最有德行的一个。这个世界上找个好老师容易,因为好老师往往有声名,容易找到,而找个好学生要难得多,一要有兴趣,二要有天赋,三要有悟性,四要能勤奋,五还要能进入老师的视野,五个条件缺一不可。感恩上苍,让我与智广成就了师生的因缘。

智广1997年泊头师范毕业后一直在乡下教学,兢兢业业,成绩斐然,弟子三千。十二年的努力,后来还做到乡中学的教务处主任。他全身心致力于教学工作中,以至一度间断了对书法的研习。我自知得一学生不易,曾驱车数百公里到乡下去看他,给他送纸送笔,怕他荒废了书法。

写到这里我也说说我的师父们,我从2005年开始跟随京剧大师奚啸伯先生的入室弟子韩志安先生学习京剧,每周六的上午学习半天。有的时候阴天下雨,我到的晚,师父却早就到了。我害怕看到师父看我失望的眼神。师父去世三年了,我感觉我仍然活在师父期待的目光当中,甚至一直到永远。当要偷懒的时候,时时警醒。

智广懂得我的期待,一直默默努力着。

智广习书已愈二十载,初学柳公权《玄秘塔碑》,临习一年已成模样。后又改临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于欧体用功十余年。十年磨一剑,经过十年的刻苦研习,智广已经对唐楷的笔法、字法、章法有了自己深入的理解。为了解决因为偏食而造成的营养不良问题,智广又进一步拓展了自己习书的范围,视野逐步扩展至褚遂良《雁塔圣教序》、虞世南《孔子庙堂碑》、二王小楷及南北朝墓志。20年的摸索,使其对楷书的源流有了清晰的认识。回望过去三十年书坛,可谓风云际会,其兴也勃焉。展览机制的形成,无疑极大推动了书法艺术的繁荣,但随之而来也出现了一些问题
。形式构成,无笔无墨,弱化技巧,造旧拼接、魏晋残纸,王铎涨墨,刑徒墓志,民间简牍,西方概念,身体书写。你刚唱罢,我又登场。智广依然专注于端庄、宏大的楷书,然其专注的一路楷书创作与当代展览风气似乎是不合时宜的,属于受累不讨好的那一种。当代好多大家看了智广的书法作品后都连连称妙,但就是上不了国展。智广曾经纠结地找到我,这字该怎么写下去?我用沈尹墨先生的一首诗作答:自写情怀自较量,不因酬答损篇章。平生语少江湖气,怕与时流竞短长。央美的刘涛老师也曾告诫我说:“书法是一辈子的事,千万不要跟风,跟来跟去,会把自己跟丢了的。”说是这么说,但是面对一次一次的落选,内心的纠结、迷茫、徘徊、彷徨也是可想而知的。

三千年为春,三千年为夏,三千年为秋,三千年为冬。那样长出来的桃子会是什么味道?速成一定会速朽。我在乡下种的菜,能放半月,而大棚速成的也就能放一两天。更关键的还是我的菜味道不知道要比大棚的速成菜,掺水菜好多少倍。走捷径的终不会走远。投机取巧、沽名钓誉,我不屑为之。

当整个世界都向前飞奔,而独你向后的时候;当整个世界都在浮躁、癫狂、群魔乱舞,而你却有板有眼地按照自己的节奏做着自己的时候;当别人用关切的目光和语气给你指点或者劝说你下水与他们同流的时候;坚守真的需要一种胆识、自信和勇气。

开拓者勇气可嘉,坚守者亦值得钦佩。书法是自己的事,与别人无关。因为期待,所以坚持。因为坚持,所以成就。

是金子早晚会发光的,只要心里有个期待:明天会好的!

智广的坚持终于迎来了正本清源,风清气正的书坛新局面。

在固执的坚持了20年后,智广完成了一次自我救赎。用他自己的话说,终于给了自己一个交待,给了多年来关心自己的师友一个交待。2015年5月26日,第十一届全国书法作品展评审结果公布,智广的楷书作品《朱熹大学章句序》入选。我的期待与智广的坚持获得了肯定。我们做的一切,开始为了证明给别人看,但是最终不是为了证明给别人看。是为了和这个世界讲和,和自己讲和。获得自己最终的心灵自由。如果同时还能影响别人,给别人带来一点点正能量的话,那就真的善莫大焉了。

朱熹在《大学章句序》中表达了对其所处时代的忧虑。“及孟子没而其传泯焉,则其书虽存,而知者鲜矣!自是以来,俗儒记诵词章之习,其功倍于小学而无用;异端虚无寂灭之教,其高过于大学而无实。其他权谋术数,一切以就功名之说,与夫百家众技之流,所以惑世诬民、充塞仁义者,又纷然杂出乎其间。使其君子不幸而不得闻大道之要,其小人不幸而不得蒙至治之泽,晦盲否塞,反复沉痼,以及五季之衰,而坏乱极矣!”天运循环,无往不复。当我为所处时代而深深忧虑的时候,历史的经验在昭示你我,我们即将迎来由乱而治、民族复兴的伟大时刻。

曾国藩曾经说:“治生不求富,读书不求官,修德不求报,为文不求传。”不争一时之成败,不弃一世之追求。智广的坚持与努力,让我对他有了更多的期待,也让我对这个世界有了更多的期待。

我期待着智广在他的习书之路上,走得更坚定,走得更高远。

我期待着正气的回归。

我期待着大师时代的到来。

我期待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脚注信息
  公司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11号E世界财富中心A座816A  
电话:13811055110      (8610)8244 7358   
京ICP备1021892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2231